红网总站 | 在线投稿 | 投稿邮箱:hjsxw@hjsxw.cn     欢迎进入红网洪江市分站-洪江市新闻网!

市委 人大 政府 政协

你现在的位置:洪江市新闻网 >> 文化体育 >> 内容阅读

    父爱如山

     

    文章来源:雪山飞虎 作者: 时间:2018-06-20 10:24:09 编辑:韩星

      父爱如山!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叫父亲的山,一直默默地守护着你,他坚韧不拔,有时忍辱负重,甚至献出他的一切!他总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,悄然出现在你的身后,为你排忧解难,为你遮风挡雨······

     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的父亲以及那些即将成为父亲的人!

      父亲个不高,精壮的身体,显得很干练,黝黑的脸庞,堆满了岁月刻下的皱纹,随着年龄的老去,头上有一点透顶了。父亲不善言谈,却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,和母亲一样,乐呵呵的,倒是般配得很,用现在的说法,就是很有夫妻相。村里人说,他们俩年轻时都是一表人才,我看过他们的结婚照,确实如此!

      父亲出生在解放前,在他很小的时候,我的爷爷就不知所踪了,据老一辈人说是被国民党抓了壮丁,反正一直没有回来。奶奶走得也早,只有他和伯父相依为命,在别人的拉扯和帮衬下才长大成人,后来再各自成家,有了我们。我想,他们一定经历过别人体会不到的艰辛。

      父亲曾经是军人,至今还记得他部队的番号。小时候,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听父亲讲部队的故事:夏天,在露天的晒谷坪上,铺上一张凉席,我和弟弟,一边一个,躺在父亲身边,凉风习习,满天星斗,听他说革命故事;冬天,在温暖的被窝里,学唱革命歌曲。记忆最深的是那首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,为和平,保祖国,就是保家乡····”多少次,在梦中,我也成为了一名军人,手握钢枪。那时候,我有两个理想,考大学和当军人,然而,到底是一个也没有实现,现在想想,总是很遗憾。 由于没有多少文化,父亲复员之后回到了农村,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,不过,他在部队练了一手不错的钢笔字,喝了点酒的时候就在我面前嘚瑟:别看你文化高,学识多,说到写字也许你还不如我。我听后,从来不反驳,看着父亲憨厚的笑容,他开心,我也就开心,何乐而不为?

      父亲爱酒,以前也抽烟,而且瘾大,我参加工作后,回家看望,孝敬给他的就是几条好烟,几斤好酒。不过几年之前的一次重感冒后,他把烟给戒了,也好。父亲在年轻时,酒量是很不错,而且以此为荣,经常和另外的爱酒之人拼酒,我却没有得到他的遗传。父亲上了年纪后,身体大不如前了,而且我们也经常劝他,别喝醉,现在倒是很少看到他醉了。有时候酒瘾来了,自己也要喝点,当几杯下肚,话也渐渐多了起来,兴致勃勃,说得最多的还是他参军时的事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都安静地陪坐他身旁,做他的听众,听他说过去的事。而此时,母亲却“厌烦”起来:你这些事,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,你说得不烦,我们听也听烦了!父亲一听,借着酒劲,与母亲“争吵”起来:听烦了,把耳朵插两只毛笔撒,这样就听冇见了,再说了,不说话去干嘛,当国家主席?你比武则天还霸道!嘿,他居然还知道武则天!看着他们一来二去的,我心中充满了温馨和感动,我明白,其实他们只是斗斗嘴而已,在我眼里,这何尝不是一种“打情骂俏”呢?希望他们就这样一直“吵”下去,永远也别停下来!

      我和弟弟年龄相差不大,小时候都很淘,兄弟之间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打打闹闹,少不了被挨打。我比较乖巧,挨打的多是弟弟,但有时免不了也被母亲责罚。母亲打起人来的时候很“毒”的,全村的人都知道,外号“铁匠婆”。她用细竹条打我们的腿,整个腿都留下红色的印记,真的很痛,打得我们双脚直跳,哭天喊地。有时候实在受不了了,就选择逃跑。村里人时不时就会看到我们兄弟俩被母亲在田埂上追打的情景。我们前面跑,母亲后面追,还不停的大声斥责。因为我们知道,躲过了挨打,等父亲回家时,他会给我们“解围”,给我们保护。父亲很少打我们,但有时候犯的错,把他也恼了,我们兄弟俩却不敢逃跑,只要父亲吆喝一声,我们就站在原地,纹丝不敢动了,任由他的大巴掌落在我们的屁股上,痛得眼泪巴巴的往下掉,却不敢哭出声来。在母亲眼里,我们还是孩子,可以撒娇,可在父亲面前,我们却是小男子汉,可以痛,也可以流泪,却不能哭。

      记得小时候,经常随父亲进山砍柴,其实,我哪里是去砍柴,只不过是去玩罢了。那时候,山中偶有野果,可以解解馋,也是我进山的原因之一。于是,父亲在砍柴时,我就漫山遍野的跑,寻找野果,有时候也装模作样地砍柴,等父亲砍好了柴,我也吵着要挑一担,于是父亲又给我捆了小小的一担柴火,让我挑着回家。回家时,一般已经是下午了,由于那个时候家中并不富裕,没有带中饭吃,我又在山里钻来钻去,早已是筋疲力竭了,哪还有力气挑柴回到家。父亲就说,下次再来挑吧,可我却并不想舍弃我的“劳动成果”,犟着要挑回去。父亲不忍我的哭闹,只好依着我,把大小俩担柴一起跳着回家。从前小,什么也不知道,由着自己性子来,后来读书时学到朱自清先生的《背影》,想起自己父亲挑担时的背影,才明白父亲是多么不容易。都说父爱如山,确实,父亲就是我的大山,一座压不垮的山!而现在,我也慢慢地成为一座山了。

      现在,父亲快七十了,我和弟弟也都已经成家立业,有了自己的家庭,父亲少了很多生活的压力和负担,身体倒比以前发福了不少,年近古稀,却还硬朗。最近,还觅得了一份好工作,给附近一个煤矿的老板开票,工资也不错,虽然忙,却不累,只是时间跨度有点长。但有什么关系呢,因为他乐意!

      在这个世界上,最难懂的人就是父亲:他一边教育你勤俭节约,一边有偷偷给你零花钱;他责怪你做错了事,内心却不忍心你被责怪;他从来不夸你有多棒,心里却早已骄傲到内伤;他不愿你早恋,却希望未来的你有一个幸福的家。爸爸,希望以后的日子里,我想像你当初拉着我的小手一样,拉着你的大手,陪你一路,风风雨雨,走走停停······

红网洪江市分站 洪江市新闻网
主办:中共洪江市委、市人民政府 承办:中共洪江市委宣传部 
电话:0745-7732445 网站邮箱:hjsxw@hjsxw.cn 湘ICP备11004759号